辜鸿铭努力向世界表述真实的中国人-莱西新闻网-新浪国际足球新闻
点击关闭

中國西方-辜鸿铭努力向世界表述真实的中国人

伦敦北部传爆炸声

在很多人看來,辜鴻銘是個特別矛盾的人,所謂「精通西學卻極端保守」,貌似一個悖論,尤其是在辜鴻銘所處的年代—中國國運式微,淪落到了歷史的最低谷,任人輪番欺侮,奮起反抗則被欺侮得更厲害,漸漸開始不敢反抗,很多國人的心理也從「自大」過山車般地墜落為「自卑」。

圖:辜鴻銘在1920年簽贈尼爾.格雷的《中國人的精神》初版

【編者按】在當前已持續五個多月的「修例風波」中,不少香港年輕人成了亂局急先鋒,易受蠱惑,盲目追求所謂西方式的民主與自由—種種醜陋行徑與愚昧表演的眾生相,也暴露出他們對中華文化的不甚了了。

辜鴻銘當時在國外多有名?其一,俄羅斯文豪托爾斯泰給他寫信,探討如何在物質主義大舉侵蝕的背景下,堅守中國文化所說的「道」;其二,一九一三年,辜鴻銘和泰戈爾一起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他倆當時被譽為在西方最有名的兩位東方人;其三,林語堂到德國萊比錫大學留學時,他讀的學校必讀書目,就有辜鴻銘的作品。

其實百餘年來,都有這種現象:有些出過國喝了點洋墨水的,回國後,把自己的文化踩到腳底下;有些沒有出過國的,也往往一廂情願地陷入對西方的美好想像。簡而言之,中文底子沒打好,對西方又一知半解的,最容易文化不自信。但是,辜鴻銘,一個精通西學的人,一個有着一半西洋血統的人,卻偏偏倔強地認為:中華文化從來不低人一等!

辜鴻銘有他的各種局限,今人也無法超越歷史來苛求辜鴻銘,但無法否定的是:在中華民族近代最恥辱的那段歷史上,辜鴻銘是一個對中華文化充滿強烈自信的愛國者。

學者黃興濤在《中國人的精神》一書中文版序言中寫道:「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在近代西方,特別是二十世紀前二十餘年間,論名頭之響,聲譽之隆,都沒有一個中國學人可與辜鴻銘相提並論。」辜鴻銘的意義,還在於他身處那個「全盤西化」之聲甚囂塵上之時代,他發出了另一種吶喊。學者鍾兆雲給辜鴻銘作傳,書名是《辜鴻銘全傳:改變崇洋媚外的中國》。

《中國人的精神》一九一五年在北京首次出版,並被譯成德文,一時轟動西方。辜鴻銘致力溝通中西文化並訴諸於翻譯事業,將中國經典古籍《論語》、《中庸》、《大學》等譯成英文,使西方人了解中國的孔孟哲學、精神道義,了解中華文化,進而尊重中華文化。

辜鴻銘努力向世界表述真實的中國人,通過《中國人的精神》一書,揭示中國人的精神生活,闡發中國傳統文化的永恆價值。辜鴻銘認為:要評價一種文明,必須看它「能夠生產什麼樣子的人,什麼樣的男人和女人」。他批評那些「被稱作中國文明研究權威」的傳教士和漢學家們,「實際上並不真正懂得中國人和中國語言」。辜鴻銘指出:中國人的性格及其背後的中國文明有三大特徵—「深沉、博大和純樸」,還要加上「靈敏」。

(文中小題為編者加)

中華文化從不低人一等在辜鴻銘「精通西學」的背景下,同樣精通中學。遊學歐洲苦學西學後,他花費了大量的心血精力來學習中國的典籍,中西學融會貫通,兩種文明互相比較,他認為每一種文明都有其核心生命力,都是這個民族的根。

今天的中國,早已不是辜鴻銘那個年代的中國。中華文化在世界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數典忘祖的香港「暴徒」們,跳樑小丑而已,最終只會淪為歷史的笑柄。

辜鴻銘在西方的名氣,遠不只是他學貫中西,也不僅僅是他擅長用西方人接受的方式來普及中國文化,譬如他常常能夠熟練引用德國文豪歌德的名言,向德國人闡釋孔子的思想。辜鴻銘在西方的影響力,在於他通過中西文化的比較研究,告訴了西方:西方文明的缺陷,以及中華文明的生命力。

日前,瞭望智庫的一篇署名文章《辜鴻銘訓斥毛姆、怒懟伊藤博文的話,香港暴徒應該好好看看!》不僅還原了一個真實立體的文化大師,亦在社交媒體引發熱議。誠然,回看一百多年前,辜鴻銘的著作及言論對當前社會熱點無疑是具有啟發意義的。他學貫中西,同時又熱衷向西人宣傳東方的文化和精神,影響深遠。彼時正值內憂外患之際,辜鴻銘以拳拳愛國心,堅守中華文化的尊嚴與自信。現對該文章特作節選刊發,以饗讀者。

當面訓斥英國文豪一八七七年,辜鴻銘獲得文學碩士學位後,又赴德國萊比錫大學等學府研究文學、哲學……歐洲的學習經歷,讓辜鴻銘獲得文、哲、理、神等十三個博士學位,加上漢語,他掌握了英文、德文、法文、拉丁文、希臘文共計十種語言。

在今天,揣摩辜鴻銘的心理,應該是孤傲、蒼涼與逆反的,他因為孤獨,甚至走向了一個極端,顯示出時人難以理解的怪異來,例如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一些糟粕,他也叫好。

一九二一年,英國文豪毛姆來華訪問,慕名登門拜訪辜鴻銘。毛姆拜訪辜鴻銘的故事,收錄在他的訪華遊記《中國剪影》中,題為《辜鴻銘訪問記》。毛姆親自寫信,要求登門拜訪,獲許後,他在客廳坐了一會兒,辜鴻銘才出來,出來就訓毛姆:「你們英國人以為中國人就是苦力或者買辦?只消招招手,我們就得來?」《辜鴻銘訪問記》中寫道,辜鴻銘這麼教育毛姆:「你們憑什麼理由說你們比我們好呢?你們藝術或文字比我們的優美嗎?我們的思想家不及你們的深奧嗎?我們的文化不及你們的精巧,不及你們的繁複、不及你們的細微嗎?呶,當你們穴居野處茹毛飲血的時候,我們已經是進化的人類了。你可曉得我們試過一個在世界的歷史上是唯我獨尊的實驗?我們從來不以武力管理世界,而用智慧……」

辜鴻銘的父親辜紫雲是祖籍福建泉州惠安的華人,母親是葡萄牙人,養父母是英國人。他是辜氏在馬來西亞的第五代。一八七○年,十四歲的辜鴻銘被送往德國學習科學,以優異的成績被愛丁堡大學錄取。

伊藤博文啞口無言在中日甲午戰爭後,日本權臣伊藤博文到中國漫遊,在武昌時,辜鴻銘作為張之洞的幕僚,送給伊藤一本剛出版的《論語》英譯本。伊藤嘲諷說:「聽說你精通西洋學術,難道還不清楚孔子之教能行於兩千多年前,卻不能行於二十世紀的今天嗎?」辜鴻銘答道:「孔子教人的方法,就好比數學家的加減乘除,在數千年前,其法是三三得九,如今二十世紀,其法仍然是三三得九,並不會三三得八。」伊藤一時語塞。

今日关键词:高以翔死因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