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房间内的赌桌和记录牌局情况的电视都已不见-光电新闻网-新闻论坛
点击关闭

此前赌博-此前房间内的赌桌和记录牌局情况的电视都已不见

中国解析猪瘟病毒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王飞翔 张静雅 刘经宇 李明

牆面上的紅布和頭頂鐵絲連起來的燈泡都不見了,只有殘留的透明膠帶和一條鐵絲。該房間右手邊的房間,是此前換取籌碼的碼房,目前也已被清理一空。

記者在現場注意到,民房內的賭博用具已被清理一空,此前房間內的賭桌和記錄牌局情況的電視都已不見,房間內燈泡已經被拆下,房間中間放着一張餐桌,上面散落着幾個空酒瓶、酒杯和吃剩的餐盒。右手邊的另一個房間,本來是此前兌換籌碼的碼房,也只剩下兩張床和沙發、桌子。

」一名常客稱,有人一天輸掉七八十萬元,也有人欠了賭場高利貸,甚至押上房、車換錢。一名賭場內部人員稱,類似的地下賭場在北京開了多家,互相競爭,有些甚至「開了一二十年」,碰到嚴查的時候,賭場就一天換一個地方「打游擊」。

昨日下午,記者回訪這些賭場發現,往日人聲鼎沸的賭場此時大門緊閉,賭場內部已經清撤一空。警方專案組民警對各個涉賭場所進行排查勘驗后,正進行深入調查,目前,三名涉案場所房東已被警方帶走。

賭場4坐標:涿州市碼頭鎮賭桌被撤現場僅剩一張撲克牌昨日21時許,記者跟隨警方來到河北省涿州市碼頭鎮的地下賭場。

8月26日,記者來到藏身於大興區青雲店鎮的一家工廠內的賭場。門口的廠牌顯示,這家公司名為北京市某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 「暗訪京郊地下賭場:藏身工廠層層設卡 一場賭局輸贏百萬」追蹤

記者在現場看到,目前房間內已經被清理乾淨,賭桌和電視不見蹤影,幾張沙發貼着牆角放着,推開沙發,能看到沙發下面散落一地的煙頭、空煙盒、大把礦泉水瓶蓋,還有一張撲克牌。房間一個角落還能看到一個電腦顯示器和一把數據線。

公司一位戴着口罩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是一家冷鏈廠,地是租自村裡的,自己並不是業主。「這裏不可能有賭場」,這位負責人說,並拒絕記者進入。

當專案組民警趕到后,這位負責人終於打開了大門,但對賭場一事絕口不談。穿過廠區內部,直插到最後一排廠房,再繞到右側一條僅可通過一人的石板小路后,賭場的紅色大門才出現在警方的面前。

昨晚7時許,記者跟隨警方專案組來到此處,現場有兩名男子,一王姓男子自稱,自己是養殖場的房主,另外一人是自己雇的工人,針對此前在此處發生的賭局,王姓男子堅稱自己並不知情,「我那段時間不在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場賭局輸贏百萬》刊發后,引起廣泛關注,北京警方組成專案組,對涉案賭場及人員進行排查。

賭場1坐標:青雲店鎮某農業科技公司院內

站長告訴新京報記者,從今年7月初,一名經常來站里加油的熟客找到他,稱平時會來附近辦事,車子沒地方放,希望能夠暫借站里的停車場停車,並付給他車費。

警方現場勘驗並提取了相關物證,並對現場封閉偵查。隨後趕到的一位工廠「股東」告訴記者,廠房是自己和幾個朋友一起租的,由下面的人看着,通過層層轉租,最後落手到一名叫

一路走下來,至少需要10分鐘。但離賭場大門幾步之遙就是一扇黑色鐵門,可直通廠外。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這扇大門平時不用,只為方便撤離才會打開。

賭場3坐標:青雲店鎮某養殖場賭場碼房擺上了床和沙發從青禮路自南向北行駛,一條不知名村道旁的養殖場內,便是記者暗訪的另一個賭場。

在左側的房間內,記者在窗邊發現了一個筆記本,上面記錄了多頁的圓圈、叉和橫杠。現場警方介紹,這有可能是賭局中有人拿來記錄牌局情況的。

記者走訪發現,該廠房建設於2016年,佔地面積7萬多平方米,主要用途為「培育種植食用菌」。

站長稱,該男子每周會來此處兩三次,把車子停進加油站停車場。臨走時,男子通過微信轉給他一百元紅包,作為停車費。據站長介紹,該男子有時獨自來停車,有時帶着十多輛車一起停過來,車子大多是外地牌照。自己從未問過他們是做什麼的,對賭場的情況也不知情,「坑死我了,要知道是來賭博的,打死我也不敢讓他們停。」

新京報記者此前暗訪中,發現這四家地下賭場暗藏於工廠,每天開設百家樂賭局,由專人接頭接送賭客。這些參賭人員大多來自北京,有常客稱一天能輸掉七八十萬,甚至押房押車借高利貸參賭。

沿着一條顛簸的土路一直向前,走到一片廠房盡頭。晚上9點,天色已經黑透,此處廠房大門虛掩,推門進去,右手邊,記者找到了8月20日曾在此開設賭局的二層樓。

8月下旬,新京報記者暗訪的一賭場內部,暗訪發現,4家賭場幾乎每天都有數十人蔘賭,賭客大多來自北京,身份各異。 「沒一個贏錢的。

賭場2坐標:龐各庄鎮西韓路涉賭廠房被房東指揮工人拆除在龐各庄鎮西韓路附近的賭博窩點,其後身是一個加油站。加油站里有一個內部停車場,每次組織賭博的人都會將車子停放在這裏。現場,民警對加油站的站長進行詢問,並調取了監控錄像。

8月26日,新京報調查報道《暗訪京郊地下賭場:藏身工廠層層設卡

「四嫂」的女人。此前在暗訪中,「四嫂」表示自己在此處有股份。最後,警方將一名房東帶走調查。

隨後,記者跟隨民警來到賭博窩點所在的院子。進入院子,一處廠房已經被拆除,地上散落着鐵皮。唯一僅存的廠房頂棚已經被拆,屋內原本的桌椅擺設均被搬空,甚至連地面上鋪的磚都已經被撬起來大半。民警稱,達到現場時,該廠房的房主正在和幾名工人拆房。房主表示,房屋此前已經出租,用來做什麼不清楚,對有人在廠房內賭博的情況一概不知。目前,房主已被民警帶回派出所繼續調查。

民房門口的空地,散落着床墊、桌子椅子,房主解釋稱自己正在收拾房間,屋裡的燈泡也是因此拆下的。

8月26日,大兴区青云店镇,原设于北京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二层楼上的百家乐赌场已撤掉了赌具等,警察正在现场勘查。之前,该处房间内的百家乐赌局,有二三十人参赌(下图),两相比较,仅关公像仍摆放在大厅内。 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京郊地下賭場:藏身工廠層層暗哨 一場牌百萬輸贏

房東稱因層層轉租對賭場不知情在此前暗訪中,記者發現這些賭場開在偏遠的廠房內,暗樁在幾公裡外與賭客接頭,專車接送。周邊路口也有專人放哨,有賭場僅放哨就派了十幾人,賭客都須熟客介紹,進場得經過層層卡哨。

該賭場設置在二樓,沙發、茶桌、保險柜一應俱全,儼然一間闊大寬敞的會客廳。但此前擺在客廳中央的橢圓形賭桌以及點鈔機、籌碼等賭具已經被撤走。

一樓正對房門的大廳便是此前擺放賭桌,供人賭博的房間。記者20日在此處暗訪時,房間中央擺放着一張大賭桌,一邊的牆上有一台電視來顯示牌局情況,四周牆面上都貼着紅布,房頂有一條鐵絲,掛着數個燈泡,還懸挂着幾張粘蠅紙。

今日关键词:墨西哥大毒枭之子